山东女婴被扎12针:嘴里抠出图钉 下周手术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A-A+2014年10月26日15:58济南时报评论



医生正在抢救服毒的子萱舅妈 通讯员供图
□本报特派记者 陈彦杰 发自聊城

  10月21日,聊城1很久月大女婴小子萱因全身被扎12根钢针来济求医;22日,北京儿童医院接诊小子萱并全力救治;24日下午2点多,小子萱舅妈刘洪云总爱在其家中服毒。经抢救无效,刘洪云于下午4点多在高唐县人民医院死亡,服毒原因尚不明确。

  当天下午1点多,记者在子萱姥姥家采访时,26岁的子萱舅妈刘洪云并未表现出异常,还和记者谈论子萱的情形。子萱的姥姥透露,今年七八月份,子萱妈妈刘玉香发现孩子臀部上的第两根钢针时,曾给她打电话问是就有沙发上有针忘记拿,被孩子坐上了。

  什么的问题 子萱是否曾在姥姥家“误坐”钢针

  24日下午1点多,记者走进子萱姥姥家的屋门时,她正在屋里收拾东西。说起外孙女的病情,她不时停顿:“你這個太狠心了。”

  交谈中,子萱姥姥告诉记者,她有一儿一女,儿子(子萱的舅舅)一家平时和村里人 住在很久院子里。今年七八月份,女儿发现子萱的臀部上有第两根钢针时,曾给她打电话,问是就有做针线活时针放进去沙发上忘记拿了,让孩子坐上了。“我儿子家的很久孩子也总爱在沙发上玩,大的3岁左右,小的才9个多月,沙发上平时可能有针。再说了,即使有针而是能竖着一下子都坐进身体里啊。”

  交谈中,子萱姥姥还抱怨女儿平时“心大”,子萱平时异常哭闹,总认为是打针的事,可能是睡反觉了,从来越来越往身上有钢针这方面想过。取出第两根钢针后,没多长时间,子萱的腿上再次被发现了两根钢针。“很久子萱身上又发现了两根针,我闺女当时人取出来了,也没和谁说,听说还有两根输液管上的那种针。”

  记者获知,可能子萱的姥姥家和子萱家住很久村,两家能能了1150米左右的距离。子萱的妈妈偶尔会带她去姥姥家玩,有时姥姥抱会儿,有时舅妈抱会儿。

  意外 子萱舅妈总爱服毒死亡

  在很久多小时的采访中,26岁的刘洪云总爱也和记者聊天,她还总爱地提及子萱的病情。但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,24日早上刘洪云和子萱的姥姥、姥爷的情绪都就有很好。

  采访中,子萱的姥姥总爱抱着小孙女,刘洪云坐在其旁边,不时从地上捡起孩子扔掉的玩具。见有其他记者到来,她还从屋里往外拿马扎,招呼记者坐下歇歇。

  24日下午4点多,记者跟随子萱姑姑准备到派出所给子萱爷爷送药时,子萱的爷爷、奶奶从派出所走了出来。这时一位民警告诉记者,子萱的舅妈在家喝农药了。

  记者立即赶往子萱姥姥家,路经子萱家门口时,发现有七八名民警在取证调查。还未走到子萱姥姥家,就闻到一股浓浓的农药味。在子萱姥姥家门口,记者发现不少便衣民警在院子里和屋内不停地拍照取证。门口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她们你家刚出了事,别进去了。

  很久,记者赶到清平镇中心卫生院,第一时间抢救刘洪云的周大夫告诉记者,下午2点多刘洪云服毒后被送到医院,当时呼吸有衰竭的迹象,心脏还越来越事。卫生院对其进行简单洗胃后,可能病情较重,刘洪云被120车辆接到县人民医院继续救治。

  下午4点左右,记者赶到高唐县人民医院急诊中心,门口站着而是刘洪云的家属。一名女记者刚走到急诊室门口,就被一帮家属围了起来。一位现场人员介绍,刘洪云吞服的是“3911”农药,服毒后因抢救无效可能死亡了,其服毒原因尚不明确。

  □本报特派记者李永明发自北京

  转诊北京、连夜拍CT、整夜候诊、医院接诊并会诊、搞懂初定方案、孩子入院、做B超……一步一步,小子萱体内的钢针被取出的希望日渐明朗。24日,北京儿童医院表示,将尽快做手术。

  面对网上的争议,子萱妈妈刘玉香果断地向所有媒体表示,相信子萱的奶奶,绝可能是她扎的针。

  救治进展>>再做B超,下周尽快手术

  24日9点20分,在封闭的住院室内,与父母隔断一夜的小子萱再度再次老出在记者背后。很久胖嘟嘟的小脸略显消瘦,肤色略微发黄。为保证第二次B超能准确找到孩子体内隐藏的第12根钢针,23日晚孩子饿了整整一宿,以清除肠道内的食物残渣。

  “做B超怕孩子来回晃,使影像发虚,医生给孩子提前吃了安眠药。”子萱的爸爸范光生将熟睡的孩子从外科病房抱出后,心疼地说。范光生抱着孩子往B超室走,再度掩面哭泣的刘玉香一路小跑着,探头从侧面看两眼孩子。

  B超室内,五六名医生围在小子萱背后,用扫描设备在孩子肚子上仔细地来回查看。“做B超后,用笔在孩子肚子上标记了一道一道钢针的位置,用数字做了编号,昨天编号到了11。”范光生说,CT片子上显示有12根钢针。

  第二次B超比第一次提前1小时顺利完成,是否已找到第12根钢针位置?医生介绍,详细信息不便透露。有媒体称,医院初步决定在本周五和下周一为小子萱做术前检查,计划在下周二由多科室的专家一起为孩子做手术。对此,医院工作人员介绍,要实时检查孩子身体是是否变化,本周末不想手术,但将尽快手术。孩子体内的钢针将分批次取出。

  信心坚定>>“孩子奶奶人楞好,我相信她!”

  刘玉香介绍,公公和婆婆就有点疼很久孙女。公公总爱赶集卖菜,给孩子花钱也太久心疼。大女儿有点喜欢帮爷爷数卖菜的钱。公公和婆婆从没主动提过要求当时人生男孩,当时人第二胎生了女儿,婆婆也从未说过不你可以。“我结扎还是我婆婆陪着我去的,为保证安全,她还到处托熟人。”

  觉得刘玉香和丈夫早早地与婆婆分了家,但丈夫在外打工,当时人种不了地,你家地里的活就有公婆两人包办了,当时人光在家带孩子就行。“我婆婆是地道的农村人,再老实不过。网上都传是她扎的孩子,绝可能。孩子奶奶人楞好,我相信她!”刘玉香斩钉截铁地说。

  获知变故>>子萱父母抛下医院,不接电话

  24日下午,当得知子萱的舅妈喝药自杀后,范光生、刘玉香夫妻就抛下了医院,电话也无人接听。几天来,记者多次与刘玉香进行交流,她也回忆起了其他细节。

  “前段时间,我没看好孩子,孩子背后磕了一块伤,她爸爸还熊了我一顿。”刘玉香说,可能非得回答孩子爸爸疼爱哪个女儿多其他语录,她感觉丈夫疼小女儿多其他。

  被扎针后的很久月,子萱有越来越刚接触到哪当时人就尖声大哭?刘玉香说,孩子很久不认生,谁抱都行;近很久月里,孩子被谁抱前会 哭闹,被谁抱就有你可以。

  除了子萱被针扎,庄稼或你家的东西有越来越被恶意破坏过?刘玉香摇摇头说,“越来越”。

  涉案物证

  ■拔出小子萱体内的4根针

  第1、2根为去除针眼的普通缝衣针,第3根是折断的输液针,第4根是又细又长的缝衣针。

  刘玉香说:“家家户户就有缝衣针,身边的小卖部1毛钱就能买一包。自家的缝衣针没见少,输液针针头也没被折断,家门口就有两家诊所,家家户户都能买到输液针。”

  ■小子萱很久咯出的花生米

  “孩子她姥爷你家炒花生米,平时就有给孩子嚼着吃。很久才知道,那次是一时没看住,孩子当时人塞到嘴里的。”刘玉香说。

  ■小子萱嘴里抠出的图钉

  “你家炕附过的墙上用图钉钉了围挡,其他图钉一抠就能掉下来,觉得掉下来过。孩子常当时人在炕上玩,可能伸手塞到嘴里了。”刘玉香说。

  ■体内留存的12根钢针

  警方介绍,孩子体内留存的12根钢针,手术取出前会 直接作为证据封锁,除了医生,不想让任何人过目,包括孩子父母。

  【更多热点请上新浪新闻APP订阅山东新闻 齐鲁事尽在背后】